主页 > J生活沟 >《报路记》 >

《报路记》

2020-06-10
阅读指数:744
最简单的问路,发生在每天的生活里。有一个问路的人,也有一个被问路的人。游戏规则其实简单,又想当然耳:有人不知道该怎幺走,在路阵间迷失方向,他赶紧攀问一个刚好经过的路人,心想,也许这个人会知道该怎幺走。只见这个人停住,略做思索,也许两个眼珠一转,骨碌碌地溜出他的答案:「就前头红绿灯过了再右转。」或者,眼白一翻,耸耸肩: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
        最简单的问路,发生在每天的生活里。有一个问路的人,也有一个被问路的人。游戏规则其实简单,又想当然耳:有人不知道该怎幺走,在路阵间迷失方向,他赶紧攀问一个刚好经过的路人,心想,也许这个人会知道该怎幺走。只见这个人停住,略做思索,也许两个眼珠一转,骨碌碌地溜出他的答案:「就前头红绿灯过了再右转。」或者,眼白一翻,耸耸肩: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
        当然,问路,想必有个约定俗成的潜规则。问路的人,总会找个明眼人,心想凭他们的视力,能胜认指点迷津的任务。他们从没有想过要找个盲眼人问路,「求道于盲」这类印象仅仅盘据在他们的脑海意识,简直已成为一种信仰。他们想,如果一个看得见的人还得向盲人问路,那应该算是什幺,故意还是作弄?
 

       在明眼人的教育养成过程里,一个优雅文明的好公民应该勇于帮助盲人同胞。在路上看见盲人柱着手杖过马路,应该过去帮忙牵着他过马路。如果,有个盲人站在路边,犹豫着要走向哪个方向,明眼人应该靠过去,热心地问一句:「请问,你迷路了吗?需不需要帮忙?」帮忙,总会从四面八方,从人们的唇间流向盲人,这真是个热心的城市。

       陈俊宏常常会觉得好笑又好气,他拄着手杖站在红砖道的印度紫檀树下,凉风徐徐吹来,但没多久,就会有声音冒进来,冲着他说:「先生,您迷路了吗?需要帮忙吗?」心情好的时候,陈俊宏会说:「谢谢,我没有迷路,这段路我很熟。」有一次,一个男孩的声音一直缠着他,大概学校老师要他们日行一善吧,最后陈俊宏只好对个这个男孩说:「我正在欣赏树上的鸟叫声耶,请不要来打扰我。」一个盲人,失去了观看颜色的能力,难道,就不能停下脚步,欣赏一阵鸟声奏鸣吗?

       陈俊宏很熟悉他常走的路段,也许比明眼人还更熟悉。一个明眼人走在路上总是形色匆匆,只顾着看灯号和路标,更常漫不经心走路。但盲人心内自有他的道路地图,他知道在第几棵行道树间的红砖有个破角,雨天后踩踏下去会溅出水花。他知道在某条街道的转角,某面墙壁显得特别光滑。他也知道,从这里出发再走几步路,将会闻见独特的麵粉香气。

           有一次,妈妈的新外佣要上街买东西,却不认得路,妈妈要俊宏带路,外佣看了看俊宏,却不答腔。俊宏笑了笑,他知道外佣对他带路的能力显然有点怀疑,也不啰唆,当下带着手杖就走出门,后面的脚步声跟着他,却保持着距离。陈俊宏照着自己的心内地图和节奏,在街上左转、右转,熟悉的道路、气味和声音依然围绕着他,最后,他停在商店前,后面的脚步声紧紧跟上来。陈俊宏仍然微笑,这次,是带着点那幺胜利的微笑。

       捷运车站内,是陈俊宏另一张熟悉的心内地图。迷宫般穿梭的捷运车站,常让初来的旅客手足无措,绕走冤枉路。有一次,在昏暗的甬道间,有个声音大概也没发现陈俊宏是个盲人,就冲口问他:「请问出口在那里?」陈俊宏不急不徐就跟他说:「别急,你再往前走十几步,右转,走约十五步,就会听见一阵车子停住引擎的声音,因为出口外面有个没有行人穿越蜂鸣器的十字路口,然后再左转,走六步,你就会听见手扶梯的声音。」那个人向他道谢,继续赶路,大概一直想不透,怎会有人用「走几步路」这幺精準和声音在报路的呢?

陈俊宏笑着说:「问路,一点也难不倒我。」

书名:残,但是我X得见
作者: 中华民国残障联盟/着, 吕政达/撰文

《报路记》

来源:

 

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

华人阅读社群官网



相关阅读: